全球“追捧”羟氯喹之后:原料价格暴涨数倍副作用不容忽视

来源: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23日 11:05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扩散以来,临床应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的化学类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不断表态下“走上神坛”,被部分国家视为最有效的可治疗新冠肺炎的现有药物。

  尽管现在还没有确凿的研究表明羟氯喹可以对抗新冠病毒,但世界各国对羟氯喹及其原料药(API)的抢夺已经开始。印度作为羟氯喹最大的生产国已经禁止该药及该药中的有效药物成分出口,芬兰也只允许羟氯喹原料药在国内使用。

  除羟氯喹的原研厂家赛诺菲外,拥有羟氯喹制剂国内独家批文的上海医药(601607.SH)的原料药医药中间体主要供应商告诉记者,3月份以来,国内市场上的羟氯喹原料价格已经高得离谱,部分原料的增幅在400%-500%。还有人看到了这背后的巨额利润,希望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主动跳入这片被疫情搅热的“红海”之中。

  原料价格暴涨

  上海医药拥有羟氯喹制剂的国内独家批文,上海医药曾在2月份公开表示,公司的羟氯喹产品在国内市场上的占有率超76%。上海上药中西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西制药”)是上海医药的控股子公司,主要承载了羟氯喹制剂及其原料药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

  原料药指的是药物剂型中所包含的活性药物成分,具体的原料药在进一步加工后才能成为药物制剂,可供患者使用。从原料药产业链剖析,原料药的上游是医药中间体,再往上走是精细化学。

  溧阳市庆丰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丰化工”)正是中西制药羟氯喹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的主要供应商。庆丰化工的陈经理告诉记者,中西制药每年从公司采购约40吨的医药中间体——4-7-二氯喹啉。

  庆丰化工为中西制药提供生产羟氯喹原料药所必需的医药中间体为4-7-二氯喹啉与羟基氯喹侧链。再往上游追溯,庆丰化学也需要采购如乙氧甲叉、间氯苯胺、5-氯-2-戊酮、羟乙胺等化工产品,再将其加工成医药中间体。

  陈经理告诉记者,印度对氯喹类药物及药物中的有效药物成分的出口禁令直接影响到了公司生产。因为印度是羟氯喹医药中间体羟基氯喹侧链所需原料羟乙胺的主要出口国,但好在印度并不是羟乙胺的唯一出口国。公司权衡之下选择了从世界上最大的化工厂之一德国巴斯夫股份有限公司进口羟乙胺,尽管比起从前该原料的价格增加了约20%。最让陈经理头疼的,反而是可以从国内采购到的5-氯-2-戊酮、间氯苯胺、乙氧甲叉等原料。

  3月17日,法国马赛大学医院研究所传染病学教授迪迪埃·拉乌尔特,在《国际抗菌剂杂志》上发表了其领导团队应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的临床测试结果。结果显示,在这项针对36位新冠肺炎患者(6例无症状,22例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8例有下呼吸道感染症状)的临床试验中,有6例在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后获得了100%的病毒学治愈,12例仅接受了羟氯喹治疗的患者也表现出了明显改善。

  尽管这项研究因研究样本数太少而备受质疑,但这项研究在美国引起了连锁反应。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多次公开表态下,羟氯喹渐渐“走上神坛”。在拉乌尔特公布其团队研究结果约一周后,印度作为羟氯喹的最大生产国颁布了针对该药及药物活性成分的出口禁令。

  陈经理表示,印度方面曾在3月从中国购进了300吨的乙氧甲叉,这是推动相关化学原料价格猛涨的直接原因,部分原料的涨幅甚至高达 400%-500%。

  “我正在跟中西制药谈价格,现在我还有存货,4月、5月还能坚持以这个价格卖,但要是原料价格还是这么贵,到了6月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陈经理倍感成本压力的同时,却也认为印度方面此前的大举采购行为虽然会造成一定的供应紧张,但并不至于将原料价格推高到如此境地。“还是有人在炒作。”陈经理说。

  羟氯喹原本是一个小众用药,2019年的全球产量也不过300吨。羟氯喹的药品价格也不高,原研制剂价格4.85元/片(0.2g),国产制剂价格1.67-2.13元/片(0.1g)。也正因如此,一位拥有羟氯喹原料药生产批文的药企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综合评估下,公司还是没有启动羟氯喹原料药生产业务。

  但现今全世界对羟氯喹药物的高度关注、暴涨的原料价格还是让很多人跃跃欲试,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有做(医药)外贸的人来问我,能不能做,我都是劝他不要尝试。”陈经理说,“不懂还要做,被疫情炒高的原料价格一旦回落,不就砸到自己头上了?”

  羟氯喹药效待证

  拉乌尔特及其团队的研究结果点燃了全球对于羟氯喹药物的热情。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国总统马克龙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对羟氯喹寄予厚望。与羟氯喹同为氯喹类药物的磷酸氯喹,也早就被纳入我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以下简称“《诊疗方案》”)之中。

  目前国内外已经开展了多项应用羟氯喹单药或与抗生素配合联合治疗新冠病毒的临床测试。拉乌尔特团队在4月10日公布的最新、样本量更大的研究结果显示,在马塞地中海感染病医院中接受了至少3天的羟氯喹与阿奇霉素连用组合治疗患者的死亡率,比法国马赛地区所有公立医院患者的死亡率显著降低。

  3月31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研究团队在预印本平台medRxiv上公布了一项针对羟氯喹对新冠肺炎患者治疗疗效的临床试验结果。结果显示,有31名患者在接受标准治疗(氧疗、抗病毒药物、抗菌药物和免疫球蛋白以及使用或不使用糖皮质激素)的同时,额外接受5天口服羟氯喹治疗后,临床恢复时间方面的体温恢复时间和咳嗽缓解时间,都比只接受标准治疗对照组的患者显著缩短。此外,羟氯喹治疗组中改善的肺炎患者比例更大。

  但目前,还没有确凿的研究表明羟氯喹可以对抗新冠病毒,或者说,还没有足够大规模的临床试验结果证明氯喹药物(羟氯喹、磷酸氯喹)可以作为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冠肺炎治疗用药。在另一方面,使用氯喹类药物进行治疗也对患者有不可忽视的副作用。

  氯喹类药物的毒性较强,特别是磷酸氯喹,因为相较于羟氯喹有更强的毒性与更容易让患者产生耐药性而逐渐被市场淘汰。2月27日,为确保该药在临床使用中更加安全有效,国家卫健委组织专家对磷酸氯喹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用法用量进行了调整和细化,并在《诊疗方案》中强调“要注意上述药物的不良反应、禁忌症(如患有心脏疾病者禁用氯喹)”。

  在上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研究结果中,研究团队也指出,视网膜病变是长期使用羟氯喹治疗的主要不良反应之一。此外,类风湿患者患者偶尔会出现心律不齐。其他罕见的不良反应包括胃肠道反应、抽筋、肝功能不全、瘙痒、头痛、头晕、失眠、周围神经病变等。

  4月10日,法国医药安全局也对服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副作用发出警告,表示要尤其警惕羟氯喹对于心脏的不良反应。

  法国国家药品安全局负责人多米尼克·马尔丹表示,一项调查显示,在53名使用羟氯喹单药或配合抗生素联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患者中,有43人出现了心脏问题,甚至有7名患者心脏骤停,其中4人因心脏骤停而死亡。马尔丹提醒,上述现象是羟氯喹使用期间已知的副作用,但需要更加引起起注意的是,这种副作用在新冠肺炎患者身上“似乎出现得更频繁”。

您还没登录

请先登录或注册再进行此操作!